主页 > 社区讯息 >私人医院打一针‧待产妇一尸两命 >

私人医院打一针‧待产妇一尸两命

私人医院打一针‧待产妇一尸两命(吉隆坡15日讯)任职教师的35岁泰裔孕妇到一家私人医院生产,不料在打了一针后出现呕吐和昏迷情况,最后毙命产房内,酿一尸两命。死者丈夫抨击私人医院草菅人命,不但在妻子生产时没有医生在旁,就连产房内也没有其他设备,伤心的他表示会保留追究权利。女死者是大马泰裔薇娟,丈夫是本地华裔云伟洲(35岁,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高级官员),这次是女死者的第二胎,她与丈夫育有一名7岁儿子。云伟洲说,妻子的预产期在週二,他于下午3时许陪着妻子到甘榜巴鲁一间专科医院检查。“当时医生说今天(週二)可以生,要我们準备,胎儿当时有3.1公斤重,一切安全。”孩子仍留母体他表示,直到晚上约8时,妻子下体开始流血,盆骨开了4寸,护士将她推进产房,预料晚上10时可以生产。“在产房时,护士为妻子打点滴,并且问妻子要剖腹生产还是自然生产,妻子选择自然生产。可是大约9时15分,护士为妻子打了一支针,不久妻子就出现呕吐,过后脸色变青黑,最后昏迷不醒。”他形容,自妻子被推入产房到昏迷期间,产房内只有三四名护士,没有其他医生,包括主治医生在场。直到妻子昏迷后,护士才召来一名紧急医生,之后再找来数名专科医生,这时主治医生才赶到。不过,儘管医生马上为薇娟进行急救,但还是救不了她的性命。院方在晚上11时通知家属,指母子俩都救不回,而孩子还留在母体内。云伟洲说,他曾询问院方妻子的死因,当时医生只是告诉他,“羊水上至肺部导致窒息”。不过,他不明白平时健康的妻子,为何会发生这种意外。他也直斥院方草菅人命,因妻子被推入产房时没有医生在场,家人也质疑护士是否能替病人打针。同时,产房内没有任何设备,只有一张床,就连简单的氧气筒也看不到。薇娟较后被转到吉隆坡中央医院太平间解剖,云伟洲在太平间受询时声称,他会保留追究权利。质疑护士为病人打针云伟洲声称,他和妻子的第一胎也是在同一家专科医院进行产检,但生产时则选择中央医院。“妻子怀第二胎时同样在这家私人专科医院产检,当时医生曾向我们查询,既然在私人医院产检,为何不在这里生产呢?”因为这样,云伟洲和妻子商量后,决定在这家私人医院生产,没想到这个决定却导致一尸两命的悲剧。云伟洲说,妻子向来健康,怀孕期间她和胎儿都很健康,根本不应该发生这样的事情。此外,云伟洲也不晓得护士当时为妻子打的针是甚幺成份,为何导致妻子呕吐和昏迷,并质疑护士是否能替病人打针,希望院方交代。进产房前安慰父别担心女死者在进入产房前还安慰父亲不用担心,她和孩子都会没事,最后却发生不幸事故。薇娟的父亲依柏(63岁,来自吉兰丹)表示,他育有两女一男,薇娟是他的第二个孩子。“薇娟在中学毕业后就到马来亚大学读书,大学毕业后一直在隆市生活,并且组织家庭。”他说,女儿经常来回隆市和吉兰丹探望他,他也不时到隆市探望女儿。最后一次与女儿见面是一个月前,当时女儿还说她一个月后就要生孩子,要父亲做好準备。依柏形容,週二当天他跟女儿通电数次,最后一次就是进入产房前,当时女儿还很高兴地準备迎接第二个孩子,不料这就是他跟女儿的最后一通电话。夫希望院方交代女死者薇娟的主治医生,案发后于週三早上赶抵隆市中央医院处理这起一尸两命案件,不过他始终没有露面。陈元虎等人较后到案发的私人专科医院了解状况,被医院公关告知,该名医生週三早上已抵达医院。至于案发时没有医生在场,以及医院设备等问题,该名公关声称他们必须先向医生了解后,才能对外发言。另一方面,虽然私人院方给予女死者的死因是“羊水进入肺部导致窒息”,与中央医院解剖报告的“羊水透过血管进入肺部导致窒息”死因相同,但女死者的丈夫云伟洲和马华工作队希望院代交代,为何平时身体健康的女死者,会在打了一针后就出现呕吐和昏迷情况,最后还白白丢命。领杰出服务奖前夕送命女死者薇娟原定週三领取由联邦直辖区教育局所颁发的“杰出服务奖”,不料在获奖的前夕却在医院送命。死者在沙叻秀Sri Tasik中学教书,主要负责教导地理和历史。女死者一名同事胡芋含(26岁)形容,女死者是个开朗又勤奋的老师,经常留校帮忙处理事务。她表示,薇娟原定週四“正式”休假,而週二预产当天还回学校教书和处理事务。“原本学校打算週三举办由联邦直辖区教育局颁发的杰出服务奖给她,但她週三没到学校,我们打电话给她丈夫时,才知她已离世。”学校老师当初知道薇娟有孩子的消息都为她感到高兴,不料薇娟和孩子都不幸离开人世。7岁儿蹦跳不知母离世女死者的7岁大儿子,事后依然在医院病房外蹦蹦跳跳,似乎不懂母亲已离世的事实。云伟洲受访时指出,自妻子出事后,他的7岁长子一直在他的怀抱中,而在访问期间,孩子一直以手上玩具敲拍记者的採访簿。採访结束后的等待时间,小朋友与一名亲友的孩子就在医院病房外活蹦乱跳,相信他可能不晓得母亲离开的事。不过,记者尝试上前询问孩子,问他知不知道母亲去了哪里,这时候他只是发出一些“唔唔”的声音,表情却显得困扰,只是不知道他是否知道母亲离开的事实。云伟洲和薇娟生前的同事约七八十人,週三到医院给予家属慰问,他们对于薇娟的离去感到惋惜,并且对云伟洲日后要独自抚养7岁孩子长大,为他感到痛心。此外,女死者和体内孩子的遗体被领出后,将直接送往吉兰丹家乡。促卫部检讨全国医院马华联邦直辖区一个马来西亚工作队获知薇娟去世的消息后,赶到医院了解状况。队长陈元虎声称,他们会为死者家属提供法律援助,协助他们处理日后的法律事务。他表示,这个事情关係着两条人命,十分重要。他们已向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反映,希望卫生部长下令调查此案,还死者家属一个公道。他希望卫生部可以检讨全国所有的私人诊所和医院,包括他们的设备和医疗过程,以免这类不幸的事情再次发生。‧2011.06.1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