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区讯息 >台湾世界第一的「海上黄金」:谈吃飞鱼卵对海洋生态的意义 >

台湾世界第一的「海上黄金」:谈吃飞鱼卵对海洋生态的意义

每年4月起,飞鱼成群来到台湾东方海域,兰屿飞鱼祭开始,绿岛、宜、花、东的海面也都见得到牠们的蹤迹,常在赏鲸船上骤见牠们滑翔海面留下成排印痕,倏乎隐没海里,如同海上流星,一闪而过,来不及祝福牠们旅途平安。

5月至7月,部分种类的飞鱼会在台湾东北角海域产卵,採捕飞鱼卵成为渔民盛夏之际收益途径,不只北海岸、东北角渔民趋之若骛,澎湖渔民也迢迢来此打捞一季的收入。

「海上黄金」飞鱼卵

飞鱼卵原本是海边孩童的传统小零嘴;后来摇身一变成为「海上黄金」,1公斤批发价200~300元,一年有超过40个货柜(约60万公斤)外销日本,成为寿司馅料、料理佐酱;近十年来,飞鱼卵更被广泛加工製成香肠、水饺、腌渍品,或与泡菜、煎蛋、炒饭、皮蛋一起烹调,也有凉拌口味、运用在怀石料理、冰品调味……等等。

澎湖渔民吕先生说,飞鱼不像许多鱼种一样,产卵后即死亡;母鱼在一地产卵后,会到别处继续产卵,「我们只採卵、不抓鱼,难道不是保护飞鱼的方法?」八斗子飞鱼卵加工业者薛先生説:「这种捕捞方式是最仁慈的,因为我们不抓母鱼。」

比起其它渔业抓整尾成鱼,让鱼连产卵的机会都没有,这也许是飞鱼卵产业能永续经营这幺多年的原因。就让我们从这两段话开始思考「吃飞鱼卵」这种消费行为的意涵。

台湾世界第一的「海上黄金」:谈吃飞鱼卵对海洋生态的意义
渔船配备草包插上专用旗帜即可出海蒐集「海上黄金」。
飞鱼卵渔业

台湾与印尼、秘鲁是飞鱼卵全球三大产区,其中,台湾因保存及加工技术佳,飞鱼卵品质世界第一,口感和色泽超越其它产区,素有「黄金卵」美誉,口感Q弹、咬下去「卡滋卡滋」还会「爆浆」,掳获饕客味蕾,绝大多数外销日本、部份有生产履历者则销往欧盟。

现行採捕飞鱼卵的主要渔法,係以稻草特製的「草包」串连漂浮海上,模仿马尾藻在海面随浪起伏的特性,引诱母飞鱼前来产卵,再回收草包收成成团的鱼卵,这成串的「草包产房」有时可绵亘达1公里长。

捕飞鱼卵已有十六、七年的吕先生,以及一家两代从事飞鱼卵收购生意的薛先生都表示,如果东北角海域的潮流、水温都适合,两个月的飞鱼卵产期就能捕到上千吨的卵,原料产值近2亿元;若海水环境较差、端午节前后雨水不多,平均也有600吨左右的收获。

2008年起,渔业署针对飞鱼卵渔业进行总量管制,每年总採捕量280~350吨(今年公告为350吨),採捕期为5~7月。相较于上述飞鱼卵产业从业人员的说法,显然官方容许量远低于此一产业的生产量。

飞鱼群为什幺要产出那幺多卵?飞鱼以浮游生物为主食,是大洋洄游性鱼类,也是其它更大型洄游鱼类如鬼头刀、齿鲣、鲔鱼的食物,而鬼头刀、鲣鱼则是部分鲸豚如伪虎鲸的食物。从这条食物链可以看出飞鱼是底层鱼种,是更高阶掠食者的重要食源。

作为海洋食物链底层鱼种,不但成鱼是许多大型鱼和鲸豚的食物,极大数量的卵和孵化出的仔鱼更是其它海洋生物的食物。台湾岛不像兰屿岛,后者有达悟族人遵循禁忌限量捕捉和食用飞鱼(注1),台湾岛上的飞鱼卵渔业从业人员虽然比谁都更想保持飞鱼的族群量,但同时想要极大化飞鱼卵採捕量,希望在二者间找到恐怖平衡,赚取最多利润。

台湾世界第一的「海上黄金」:谈吃飞鱼卵对海洋生态的意义 採捕飞鱼卵的「草包」。

飞鱼产卵人类吃,会不会吃光飞鱼的命脉?只採卵、不抓鱼,是否就能保存飞鱼族群的繁殖能量?飞鱼的存续对海洋食物链有没有什幺影响?在基隆开发飞鱼卵创意食品的薛小姐曾告诉笔者,当人们知道海产可以吃出这幺多花样时,才会去珍惜海洋资源,进而去保护海洋动物的栖地。

然而,当大家品嚐海鲜冰淇淋、飞鱼卵香肠、淋上飞鱼卵酱的果冻等另类加工食品时,只会用味觉去讚赏食品的创意,而且想要一吃再吃吧?难道有人在嚐鲜之余还会因此产生友善海洋的思考?

例如透过创意食品提高海产附加价值及原料产值,以提高渔民收入进而减少捕捉量,让海洋生物有休养生息的机会;或者,因此了解海洋原本可以提供这幺多样的生物资源,却可能被人类利用消耗完,从而懂得珍惜海洋资源。

飞鱼卵,我不吃,因为那不是人类非吃不可的食物;「没卵就没鱼」,飞鱼是海洋食物链的重要底层鱼种,少了飞鱼,将形成食物链断层。人类虽身为地球上最高阶掠食者,理论上什幺都可以吃,实际上需要什幺都吃吗?我们已经没东西吃,到了必须和海洋生物抢食的地步了吗?

注1:达悟族以捕捉大型飞鱼为主,包括黑鳍飞鱼、白鳍飞鱼,次为娇小的紫斑鳍飞鱼;东北角採捕飞鱼卵的鱼种主要为小型飞鱼,目前研究显示以尖头细身飞鱼最多。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