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区讯息 >全球经济新变局 杨金龙坦言货币政策面临2大挑战 >

全球经济新变局 杨金龙坦言货币政策面临2大挑战

(中央社
杨金龙今天出席台湾经济学会、中央银行主办的「总体金融与经济情势预测研讨会」,他演讲时提到,全球化风潮及金融危机的爆发,对全球经济及金融体系的发展带来重大影响,而金融危机发生10年以来,国际金融情势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这样的经济新变局,让央行思考如何因应货币政策带来的挑战。
杨金龙指出,第一个挑战是科技进步与全球化的发展,随着全球金融整合日益深化,法规鬆绑及金融帐自由化的进展推升国际资本流量已远远超过国际贸易量,这个发展也影响了货币政策的有效性。
另一方面,杨金龙指出,非银行金融、虚拟通货、P2P借贷及群众募资等新型金融蓬勃发展,可能削弱银行在货币创造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进而影响货币政策的传递管道,也可能形成金融监理问题,影响金融稳定。
此外,全球供应链高度连结、创新科技发展及电子商务巨擘的订价能力持续增加,改变一国就业市场及物价变动趋势,杨金龙坦言,这些发展都使得央行愈来愈难掌握货币政策指标。
由于不确定性无所不在,杨金龙表示,会强化经济预测的努力,将善用新技术与大数据等方法,检视即时指标来增进分析品质,以及建构完善的货币政策风险管理;未来央行也拟将M2年成长目标区调整为2至3年的中期监控区域(monitor range),且不再逐年设定M2成长目标区。
杨金龙说明,这项作法将容许M2在中长期参考区间内有较大的波动,不仅让货币政策有较大操作弹性,也能发挥中长期定锚机制的作用。
至于第二个挑战-全球经济长期停滞的低通膨与低利率环境,杨金龙指出,全球经济走出全球金融危机的阴霾,但至今依然处于低成长陷阱(low growth trap)中,未跳脱投资不足、低信心、低成长、低通膨的循环困境。
杨金龙指出,近几年全球经济长期停滞,加上主要经济体央行实施非传统的量化宽鬆货币政策,造成全球普遍面临低利率问题,使得央行因应经济下行风险的能力受限,也导致各国央行货币政策传递机制弱化,进一步压低了民众对未来通膨的预期;此外,如果全球负殖利率债券规模持续增加,可能冲击金融机构正常营运及市场运作机制,最终不利金融稳定。
不过杨金龙表示,台湾通膨率低且稳定、通膨展望平稳,国内利率也维持在低档,与主要国家相比,实质利率水準仍属适中。
杨金龙总结,长期停滞的低通膨与低利率现象,已为各国经济发展带来极大的挑战;在有效需求不足,且去槓桿化盛行的情况下,货币政策的效果并不易传递至实体经济,显示货币政策的侷限性;各国应善用扩张性财政政策,如果能进一步搭配结构性的改革政策,将可发挥提振经济的成效。
(编辑:林孟汝)108102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