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社区讯息 >二战70週年,台湾要有新思维 >

二战70週年,台湾要有新思维

今年是二次大战结束70週年,这70年的时间,东亚的局势已经完全不同。当年在太平洋上厮杀最激烈的美、日两国,战后成为西太平洋最坚定的军事同盟,甚至在今年合作订定了新版的「防卫合作指针」,美国太平洋司令也由日裔的将领出任;但另一方面,中、韩对于右派色彩浓厚的日本首相安倍预计发表的终战纪念演说特别关注。同时日本今年新订定的历史教科书中关于二战过程的描述,以及预计将国内23个明治时代的工业革命遗产登记为世界文化遗产,都引起中、韩的抗议。再加上原本就是敏感问题的靖国神社、慰安妇等二战遗留的争议,二战对于中、日、韩三国关係的影响,短时间内仍无法解决。

在两岸,马英九已同意国防部7月在湖口举行「抗战胜利70週年」战力展示,北京则预计9月在天安门广场举行大型的阅兵仪式。两岸举办这种阅兵活动被视为争夺二战胜利话语权的一部分,同时间,台湾内部关于二战也有不同的声音,被讨论最多的当然就是二战时期身为日本殖民地的台湾,到底是战胜国还是战败国?

台湾到底是属于战胜国或战败国,近日已经有许多文章讨论,在此无意讨论这问题,我想讨论的是,关于二战,21世纪地球村的人类该纪念的是战争本身的「胜败」,或是战争的「结束」?在欧洲,基于德国对于二战历史的反省以及转型正义的落实,要现在的欧洲人继续计较70年前的战争恩怨已经没有太大意义,不论胜败,法国与德国的二战老兵可以在诺曼地的摊头上握手拥抱,一同希望世界不再有战争,不再有更多的生命在战争中消逝。基于目前欧洲联盟的精神,以及人类追求和平的普世价值,欧洲普遍已经不再纪念二战「胜利」,而是纪念二战的「结束」。

1945年的太平洋,硫磺岛和沖绳岛战役之后,美国已经做好登陆日本的準备,日本也几乎难逃战败的命运,但是美国在硫磺岛伤亡约2万6千人,沖绳岛战役更增加到4万8千人,是硫磺岛和瓜达尔卡纳尔岛的两倍,若要继续登陆日本本土,将造成更多美国子弟的死伤。这时候杜鲁门总统思考的已经不是如何取得战争的「胜利」,而是如何「结束」战争,为了避免更多美国士兵伤亡,杜鲁门选择在广岛与长崎丢下原子弹,结束战争。时至今日,日本已经是美国在亚洲最坚强的同盟,美国不会,也不需要再去强调二战的「胜利」。

二战70週年,台湾要有新思维

但是中、韩两国因为在领土问题以及历史的认知上,与日本有一道几乎无法跨越的鸿沟,只要一提到日本二战的责任问题,或是日本自卫队有任何扩权的行为,中、韩两国不论是民间或官方,都会提出严正的抗议。尤其中国在崛起的过程中,民族主义是北京不能缺少的手段之一,对台湾问题是如此,对日本也是如此。中国针对安倍即将发表的终战纪念演说提出关切,以及批评日本藉由修宪达成自卫队扩权,9月天安门广场以「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週年」为名举行大型的阅兵仪式,都是中国藉由对日抗战的话题,激扬中国内部的民族情绪,藉此获得国内人民的支持。但是,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呢?

马英九政府因为大中国本位的意识形态,所以要扩大办理庆祝「抗战胜利70週年」,此举除了不符合台湾本位的历史逻辑之外,也不符合世界潮流。战争会带来人员的伤亡、家庭的破碎,人类历史上许多违反人性的行为都是发生在战争的时候。不论是1937年在大陆的中华民国,或是1945年的殖民地台湾,都是战争的受害者,因此,当前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应该是以战争的受害者为本位,纪念战争的「结束」,希望世界上不会再有国家被武力入侵,不再有人民被迫参加不属于自己的战争,不再有国家成为战争的受害者,这对于70年后依然暗潮汹涌的西太平洋才能带来和平且正面的意义,而不是以「战胜国」的姿态去回顾这段历史。

更有甚者,因为台湾教育长期以来过度强调「对日抗战」的重要,使得21世纪的今日,仍有台湾人以为二次大战轰炸台湾的是日本的军队,甚至作为传播资讯的记者也曾发生这种低级的错误。政府与其举办这种不切实际的武力展示,不如落实以台湾为本位的历史教育,不要再让台湾人呈现一种历史文盲的状态。至于历史教育跟课纲该怎幺编辑审定,则又是另一个问题了。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