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观察人科 >台湾银行家几人能如此?为三大金融打下江山,37 年沙场老将选 >

台湾银行家几人能如此?为三大金融打下江山,37 年沙场老将选

台湾银行家几人能如此?为三大金融打下江山,37 年沙场老将选

「我这一个 62 岁的糟老头,自我放逐,是有什幺新闻性值得报导啊?」一身轻便,在自家大厅接待来客的元大人寿前董事长王正新笑着,为自己与来客各倒了一杯咖啡。

年假一结束,寿险业界便传出两个人事震撼弹,一是南山人寿产品发展暨精算资深副总王瑜华据传已请辞获准;更令外界讶异的是,正值业务推展高峰的王正新竟然说辞就辞,而且不只交出元大人寿董座帅印,连策略长职位也一併辞去,看来是準备要从元大金控「裸退」。

2 月 15 日开工,其他同事看到董事长办公室清空,吓了一跳,消息才传出去,业界一片惋惜与猜测。但当天回公司拿先前送洗衣服的他,仍一派从容地办理交还公司用车的流程,然后用悠游卡坐公车回家。「不赶时间,干幺坐计程车?我现在可是没收入的人,」他说,儿子 3 月才能上班、女儿王宝萱也没选上立委,全家吃饭钱都靠当老师的妻子,要省点用!

三大金融家族都想抢的战将

王正新曾为台湾三大金融家族打下江山,但往往都在完成阶段性任务便离开。功成身退、说走就走,似乎是他刻意为自己选择的人生道路。

回顾王正新的金融职涯,称得上是一帆顺遂:他大二便考上高考,一毕业就有铁饭碗可捧,却获中信金控创办人辜濂松提拔,38 岁就当上中信总行经理,年纪轻轻就膺任中信银资深副总经理、中信金执行长。

第一次转折,则是在中信少主辜仲谅引入花旗帮,他与吴一揆等一批中坚干部,陆续离开服务多年的中信。但才离开,旋即获日盛金控创办人陈国和夫妇延揽,担任日盛金控总经理。

只是仅 1 年 1 个月,他为陈家引进殷殷期盼的外资后,便以完成阶段性任务请辞;当时他还準备去念台大金融所博士班。却因当时辜濂松与辜仲谅捲入兆丰金事件,老东家一句话请託,他便衔命回巢中信金救火。

但花 2 年时间安内攘外后,王正新又是衣袖一挥,退休也没办,便转往元大金赴任。先接任策略长,后接任金控总经理,虽不改直言不讳的性格,仍深获马家兄妹及老臣申鼎籛等的信任。

银行出身的王正新擅长併购与策略,但 2014 年元大金併入纽约人寿后,他也甘愿从头学习转任接掌元大人寿。

去年,王正新力排众议,重金打造企业形象微电影《照顾你的爱》以及徵才拍摄微电影《为生活拚命吧》,不但引发业界热议,两部合计浏览次数超过 400 万次,获得 YouTube 第一季「台湾最成功广告影片排行榜」大奖;主力商品六年期储蓄险以及类长看险也积极抢市,让元大人寿以后进者之姿,将营收从 1 年不到 10 亿元,一举做到超过 180 亿元,仅 12 月分单月业绩就高达 50 几亿元,平均每天有 700 件入帐,业务员团队超过 600 人。

然而,王正新却已在此时萌生退意。 毕竟元大刚跨入寿险市场,接下来恐面临负利率时代,同业大多保守以对,他若继续大刀阔斧拓展业务,新契约盈余侵蚀势必冲击金控获利,阻力隐然浮现;加上女儿王宝萱去年参选立委,有好事者以此大做文章,致使内外杂音不少,让个性耿直的他「不太舒服」。

完成阶段性任务就萌生退意

农曆年前,他自觉完成年度业务后,时候到了,便递上辞呈,也不管董事会何时通过,他就自行捲铺盖打包,「所以不是突如其来,是酝酿很久了,」王正新如释重负地说。

外界对银行家的想像,理应八面玲珑、长袖善舞,但王正新在业界却是出名的大胆直率,于公于事绝对不假辞色。据说,曾有人提醒辜濂松「王正新不太有礼貌」,辜濂松只淡淡回说,「他对我都不太有礼貌了,你还指望什幺?」

但熟识王正新的人就会知道,他是对事不对人,因此,外传和马家失和、将与老友合作创业、甚至转战王道银行等传言,王正新都一笑置之,认为谣言止于智者。

他相信,奠定基础规模后,元大人寿业务会愈来愈好,只是由于今年新契约做得太好,初年度盈余遭侵蚀亏了 20 亿元,但只要撑着、继续增资,第二年之后情况就会好转,「这是必要之痛,但往后就可以等待回收。」

「像我们这种胡作非为的人,就会觉得低利率时代才应该去抢市占,」他举例,○八、○九年许多保险公司蒙受利差损,但富邦却在此时买了ING安泰人寿,并且大量吸收保单,把成本压低,现在寿险反而成为金控的支柱。

「而且低利率时代的战略又不一样,要用储蓄型、类定存保单吸引客户,长久经营客户关係后,再辅以保障型商品的销售,策略才能长久,」王正新连元大人寿业务员未来的话术都想好了,「您买储蓄险存退休金,那要不要搭配一张类长照保单?按残废等级就可以领残福金,比长照险还实用!」

儘管年逾耳顺的王正新言谈中仍有壮心,但气度上更显洒脱。「在元大我没有不愉快,但的确与马家有经营理念研判上的不同之处,因为如果完全一样,这就不是我了。」

乐当无业游民、无车阶级

以「乌鸦」自诩的他强调,环境在变、公司在变,「我相信被人家雇用的价值就在于,我能、也敢于提出和老闆不一样的看法,在中信如此,在元大也是如此。但如果我发现我这只乌鸦对公司没有贡献了,那我会觉得我不该占着这个职位、不该拿这份薪水,就会想挥一挥衣袖。」

绝大多数的人花大半辈子竞争上位,下台时却显得气度不足;但王正新倒是落落大方。他坦言,以前要离职都会先準备好下一步,例如最后一次离开中信前,他就先去台北市绕一圈,回来口袋里就有三个 offer(职缺),他便能大方递辞呈。但这次没有去台北市绕一圈,也就没有其他 offer,连金融圈老友罗联福也是消息见报后才知道。「其实我是刻意想让自己没事干,享受一下失业与流落街头的感觉,」在竞争激烈的金融圈打拚了 37 年的王正新笑说。

王正新笑说,现在的他不喜欢给人管,脾气又差,很难找工作,要走狗屎运,才会有人敢找他再当将军,所以退休的机率很大,从此游山玩水、当志工,「或是看有没有人愿意找我当独董或顾问,让我有钱可以付房贷了。」

再不然,王正新从口袋中掏出笔来,「其实我也可以靠笔吃饭,」他说,外界很少知道,30 几岁时他曾与当时的中兴财税系主任陈文龙合作写过《经济日报》的专栏,到中信之后,他担任辜濂松特助,辜濂松所有致辞稿都由他执笔;转任中信银人力资源处处长时,每个月也都在内部刊物《人与事》上写散文,半诗半文的特殊笔风,在当时中信内部很是出名。近几年他回中信银谈通路时,才知道当年很多理专都把王正新的文章剪下来,压在柜台的玻璃垫下和客户分享。

王正新谈笑间透露的是已决的心意,但他的举动,却是低调到家。他担心拖累同仁失业,事前只告诉了祕书和司机;连妻子郑燕华都坦言,她是春节前才知道。「我问他 2 月 5 日何时要去机场接亲戚,他说他要先去公司打包后才能赶去,才知道他已递辞呈。」

不过,她也支持老公退休,忙了大半辈子,也不捨王正新再奔波辛苦,尤其小孩都长大了,他想怎样就怎样。「不过,我上班前会刻意交代他一些事情做,像是叮咛他记得把饭放下去煮,给他一点功能性和成就感。」

对于未来去向,王正新谈了很多可能,但都没有定论,也许真的重拾最爱的历史与文学笔耕不辍;也许和老婆当起背包客到处游历;也许,老骥伏枥, 还有很多也许?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