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评行业 >私人医院专医失蹤10小时‧骨痛热症妇女白送命 >

私人医院专医失蹤10小时‧骨痛热症妇女白送命

私人医院专医失蹤10小时‧骨痛热症妇女白送命(吉隆坡)一名採购助理经理申诉,私人医院专科医生不专业,在最紧要关头“失蹤”10小时,导致被诊断患上骨痛热症的妻子错失最佳抢救时刻,白白丢失性命。痛失爱妻的郭振强(44岁)今日(週六,4月17日)在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秘书罗志兴陪同下召开记者会,他在陈述妻子留医情况时表示,相信医生若及时在紧急时刻施救,其妻子可能就不用枉送性命。他因此希望医院还其妻子和家人一个公道。血小板急速下跌郭振强的妻子张国美(47岁)是一名特许会计师,她于2月1日因为断断续发烧2天不退,而进入梳邦一家私人医院治疗。院方当天安排她进院,替她抽血化验,并由一名内科及内物分泌液专科医生接手其病例。郭振强透露,医院于2月2日出示验血报告,证实妻子患上骨痛热症,而妻子的血小板于当天急速下跌至100,同时出现腹痛情况。医生遂替她吊点滴。他说,妻子的血小板于留医第3天再跌,医生替她输血及血小板,以阻止血小板再跌,并劝她躺在床上休息及不要刷牙。他说,2月4日,护士在没有告知原因的情况下,将妻子转换到另一间普通病房。他说,在这期间,妻子虽然偶尔有呕吐和腹泻,但精神状况良好,可以走动、谈天及饮食。医生傍晚才来“2月6日,妻子吊点滴插针口处发肿出脓,投诉后,护士替她擦药化脓。7日早上,妻子开始较频密的呕吐;8日上午,妻子呕吐的更频密,而且没有胃口,午餐及晚餐都没有吃。”他说,妻子的情况于2月9日上午恶化,出现严重呕吐及腹泻,视觉开始模糊,甚至认不出2名前去照顾她的姐姐。“她的姐姐们看到情况不妙,从上午8点就尝试接触主治医生,可是间中只有护士传话,主治医生一直到傍晚6点多,才与其他数名专科医生出现。”他说,医生在检查后,说其妻子受到细菌感染,可能患上脑膜炎,就于当晚9点,将妻子转到加护病房治疗,并转由另一名专科医生接手。”如有医生可救活“2月10日上午,原本的主治医生和其他专科医生到病房检查后表示,断定妻子患上脑膜炎,而且X光片也显示妻子肺积水。”他说,妻子当时必须罩上氧气罩,但人还清醒,可是2月11日下午2点,病情突然急转弯,医生在加护病房抢救2小时不果,于下午5点18分宣布妻子死亡,死因是骨痛溢血热症及败血症。郭振强表示,从妻子入院至逝世,医生不曾说过妻子的情况危急,即使是妻子血小板曾于2月5日及6日剧跌至24及29。“我们质疑,妻子情况于2月9日危急时,主治医生到底去了那儿?如果当天医生有出现,并且加以施救,可能妻子就不会枉死。”疑医生吃午餐延误救治死者张国美的2名姐姐张慧甄和张国珍投诉说,她们于2月9日通过柜台护士联络主治医生,通告妹妹病情转危,可是护士转告说,医生正在吃午餐,他会在午餐后出现,可是这名医生却迟至晚餐时间才出现。她们质疑,在病人陷入危急的情况下,何以医生还可以斯条慢理的用餐,而没有儘快展开抢救。“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得不怀疑妹妹可能就是因为医生的延误而丢命。”她们说,若当时医生马上出现,并加以施救,即使是妹妹最终不治,家人也比较能够接受这个结果,可是现在的情况却显示医生没有尽到他“救人”的责任。她们说,她们从妹妹入院到病危期间,天天朝九晚五到医院照顾她,可是她们从来没有见过有关医生,所有的诊断报告都是由护士通报。她们说,这期间,只有放工后接班的妹夫郭振强曾两度接触到主治医生。视线模糊认不出两姐姐“2月9日上午,我们一到医院,看到妹妹的情况很不妙,而她的视线也似乎很不好,连我们都认不出,以为我们是护士,而叫我们帮忙。到了中午,妹妹的情况没有好转,我们就到柜台要求见医生,结果护士帮我们联络到医生,并转述说医生在吃午餐,必须在午餐后才会回来。”“妹夫郭振强下午来到后,我们觉得不能再等,决定帮妹妹转院,于是再通过护士联络主治医生,可是医生却指病人目前不适宜移动,劝告我们不要替她转院,于是我们又只能在医院继续等待。”“既然是严重到病人不适宜转院的地步,何以医生却一直不露脸,而只是通过护士传达口讯呢?这难道是医人之道?”考取特许会计师壮志未酬郭振强说,勤奋的妻子2年前半工半读,好不容易考取到特许会计师的资格,而且也为2010年农曆新年的到来做好準备,却疑医生不负责任,导致她过不了年,也让8岁的女儿失去妈妈。他说,妻子在医院就医期间,他们不曾想过她会出不来。“就算医生诊断她患上骨痛热症,我们也没有想过她会离开我们。我们一直很信任医生,而且医生也不曾说过她的情况危急至要我们做心理準备,所以我们都很放心,以为只要留医数日,妻子就可以回家与我们一同过新年。”“可是,就在新年前3天,妻子却突然就离开我们,这实在叫我们无法接受。”他说,女儿直到週六还不能接受妈妈不在身边事实,不时哭着要找妈妈。他说,妻子离世后,他们纵然质疑医生疏忽,却不懂投诉管道,以致迟至週六才作出申诉。求卫生总监彻查是否失职社青团全国秘书罗志兴表示,他将会协助把案件呈报到马来西亚医药理事会,要求卫生总监丹斯里依斯迈彻查,以确定是否医生失职。他说,死者家属对主治医生在情况危急时,却10个小时“始终不露脸”感到无法释怀。“他们说,若病患不是情况不对劲,家属也不会紧急找医生,但为何医生如此无视病人家属的请求?”罗志兴表示,他在接到家属投诉后,曾于週四(4月15日)联络医院,但院方的公关部否认医生失职。医生未获医药报告拒回应媒体代表週六在记者会上联络医院,于上午11点10分至11点50分拨了5通电话后,终于成功联络上主治医生诊所助理,惟却无法与主治医生交谈。接电话的助理以记者电话来得不是时宜、医生很忙,以及医生尚未拿到死者医药报告为理由,拒绝针对病人家属的投诉作出回应。这名助理说,医药报告部门于中午12点休息,他们还没有时间去取医药报告,而且医生有很多病人,也没有时间查看医药报告。他要求记者下週亲临医院,以便医生可以亲自解释死者的死因。与此同时,医院公关部也以週六休息为由,没有给予回应。‧2010.04.17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