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时评行业 >「馆长」与民主摄影师邱万兴对谈 回顾不能讲也不敢讲台独的年代 >

「馆长」与民主摄影师邱万兴对谈 回顾不能讲也不敢讲台独的年代

「馆长」与民主摄影师邱万兴对谈 回顾不能讲也不敢讲台独的年代

(芋传媒记者简翊展报导)民主运动摄影师邱万兴先前出版《台湾民主印象》,全书以台湾民主运动三十年的影像汇聚而成,7 日在栾树下书房举办「争取言论自由之路」座谈会,由邱万兴会同国史馆馆长陈仪深聚焦台湾解严到 1992 年这段民主运动的发展,解严之后,台湾人拥有「不能谈台湾独立」的言论自由,后来 1989 年烈士 郑南榕为追求 100% 的言论自由而自焚,最后终于废除三大恶法,主张台湾独立不再是犯罪行为。

「馆长」与民主摄影师邱万兴对谈 回顾不能讲也不敢讲台独的年代

国史馆馆长陈仪深表示,在 7 日早上在国史馆有个针对美丽岛事件的访谈,导演有抓住一些重要的点,有江战后政治史相互连结,去判断每个事件的发生是必然还是偶然,陈仪深认为,许多人会刻意去谈单一事件或个人的重要性,但是做历史研究不该过度去凸显某个事件或某个人的重要性,而是要追整个历史的脉络。

关于美丽岛事件的意义,陈仪深表示,组党在反对运动是很重要的事情,台湾一路发展到 1979 年已经有群众的基础,算是有一个美丽岛政团,当时也比 1950、60 年代有更多的街头演讲,是利用群众运动挑战威权,在 1960 年代时,彭明敏等人算是比较属于以菁英的勇气与学识去对抗威权,1970 年代后期才有更多的群众力量参与。

美丽岛事件的细部内容,陈仪深透露,其实在美丽岛事件时,按当时的录音,确实有发生零星警民冲突,只是民对警的暴力被扩大,甚至被建构成叛乱图像,回顾侦讯过程也是要建构「台独叛乱」的证据。

至于美丽岛事件是否属于「台独运动」,陈仪深提到,有些学者否定美丽岛事件对台独运动的意义,认为只是一民主运动中的事件,但他认为,若纯粹以政治案件来说,美丽岛事件就是一个台独案件,先被建构暴力图像,再来就是构陷台独思想与主张,而当时美丽岛游行的演讲中常常提到「台湾人自决」、「台湾人要出头天」其实就是一种隐晦的台独修辞,因为不能直接喊「独立」,遂以其他字眼代替。

陈仪深说,到 1980 年代后期会解严,即是国民党政权希望改以国安相关法律和刑法 100 条来取代戒严,等就是开放了一切言论自由,但却严重禁止台独言论,所以才有后来郑南榕追求 100% 言论自由,甚至是 90 年代的独台会案。

最近因为立委选举将至,台湾政界出现组党潮,陈仪深也谈到民进党组党的背景,陈仪深说,不会因为组了党就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当时 1976 年民进党组党是经历了几十年的民主运动渐渐形成,党外杂誌常常有组党和党纲的讨论,最后才能在圆山饭店登高一呼组党,还马上能够有相对完整的党纲。

「馆长」与民主摄影师邱万兴对谈 回顾不能讲也不敢讲台独的年代

陈仪深也翻开书中第 162 页,1991 年民进党发起反对老贼修宪游行,台湾教授协会也在台大校门口发起静坐,进行为期一週的绝食,每天发送传单、演讲和唱歌来聚集师生与群众,陈仪深在该週的某一晚準备回家的时候,就在暗巷中遭到围殴,最后还逃到新生南路的麦当劳报警。

关于静坐运动的收尾,陈仪深透露,随着运动时间拉长,学生愈趋热情,教授们就在讨论该怎幺退场,最后就决定办了一个晚会,让有国民党籍的老师集体退党、焚烧党证,然后发起游行到龙山寺,游行结束后就顺利让运动退场。

回顾台湾从战后到 1990 年街头运动百花齐放,陈仪深唱到独派知名歌曲《勇敢个台湾人》歌词提到,「台湾岛屿原本美丽受外邦统治了数百年/虽然英雄代代辈出/可惜半途来牺牲」,陈仪深表示,台湾民主运动就如歌词一样,是一路累积能量、传递讯息,像自己在云林长大,资讯接触不易,一直到 1970 年代才接触到党外杂誌,才开始了启蒙,当接触了这些资讯之后,自然就会踏上了这条路。

陈仪深认为,民主运动和民族主义虽然感觉两者之间有距离,但又常常密不可分,陈仪深表示,过去在乡下母语是被压抑的,后来是到了都会,在街头听到民主运动人士用母语演讲,甚至中坜事件中还听过客语的演讲,才开始感受到,「原来母语也是如此优雅!」民主运动不只是民主运动,更有背后民族主义的启蒙。

而香港近期面对反送中的议题,陈仪深叹,香港处境比台湾还要险恶,台湾因为有民主运动前辈努力的成果,还有台湾关係法、雷根的六项保证和现在川普的再保证,相对有希望,今日的香港实在是徬徨、不知道前途何去何从。

邱万兴表示,从台独、组党到后来废除刑法 100 条,这些自己都参与很深,在 1980 年代初期时,有大概 7 位同学投入各家的党外杂誌做美编,当时杂誌要手工贴稿,改稿也很麻烦,常常一改稿就要重新贴过,要完成杂誌是很辛苦的,而当时警总一直会查禁,查禁之后杂誌就换个名称再上市,到 80 年代中期,很多杂誌都是他编的,只是很多杂誌只出一期就被查禁了。

面对台湾的政治现况,邱万兴也苦笑地叹道,过去台湾民主运动和台独份子常常被打成共匪同路人,是「三合一敌人」,结果没想到现在变成中国国民党跟共匪在眉来眼去。

邱万兴透露,当时民进党组党期间,很多的会议是在周清玉家进行,当时大家约定好不以电话联络、不拍合照,会议也不准文字纪录,以避免被警总掌握,所以自己也没留下什幺照片,一直到 1986 年 9 月28 日组党之后,大家在日记里才敢写道,而组党的过程中,自己也是在圆山大饭店开会时才开始拍照。

回忆起民进党组党,邱万兴说,民进党组党前曾经尝试借过各大饭店,结果常常被警总干预,最后是魏耀墘以台北牙医师大会为名,去圆山大饭店说要举办开牙医大会,最后才申请到圆山大饭店的场地,当时还刻意缴交三倍的场地押金来确保场地使用权。

民进党组党时也留下许多珍贵的影像,邱万兴表示,因为当时还是戒严时期,国民党不准台湾人民组党,所以组党开会时,全部的记者都被清场赶到一楼去,所以最后留下的都是自己的照片。

「馆长」与民主摄影师邱万兴对谈 回顾不能讲也不敢讲台独的年代

组党之后,正逢郑南榕出狱,郑南榕当时就和几位民进党人士推动二二八平反运动,邱万兴骄傲地表示,当时手举牌都是自己用油漆,228 则三个字则是用刻的,手举牌做得非常坚固,警察怎幺冲撞也都不会坏!

而第一份二二八平反运动的新闻稿也是邱万兴设计,邱万兴笑叹,当时大家很认真地準备新闻稿和举办记者会,结果开记者会时没有媒体敢来採访,只有郑南榕自己的自由杂誌,而在那段时间,很多的街头运动媒体都刻意不报导或扭曲事实,只有几家在贩售党外运动光碟的出版社会愿意採访、真实呈现。

邱万兴也秀出一张运动中的照片,照片上的二二八牌位是请一位「糊灵厝」师傅做的,结果要师傅写上「二二八」的时候,师傅怕的不敢写,要他们赶紧把牌位带走,深怕会惹祸上身,最后还是交给邱万兴来写。

后来适逢魏廷朝出狱时,邱万兴表示,魏廷朝被关得比美丽岛军法大审还久,当时一票人去迎接这位客家英雄出狱,甚至有人请了舞狮团表演,当时早上六七点大家就去等,结果一直等不到人,最后邱万兴等人才发现,早在清晨五点多,魏廷朝就已经出狱回家了,但因为盛情难却,最后魏廷朝还要回到土城,让大家重新迎接一次,最后在送魏廷朝返家的路上,大家还沿路放鞭炮,邱万兴笑称,当时就好比金龙少棒夺冠!

「馆长」与民主摄影师邱万兴对谈 回顾不能讲也不敢讲台独的年代

1987 年解严后,民进党和党外团体为试验解严的真伪,遂在总统府一带发起游行,结果还未靠近总统府,镇暴警察就出来了,谢长廷等人就上前理论、批评是假解严,邱万兴表示,因为当时还有《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惩治叛乱条例》和《戡乱时期检肃匪谍条例》三大恶法,解严之后并没有带来真正的自由。

关于三大恶法的可怕,邱万兴透露,当时就是名义上开放一切自由,但是和台湾独立有关的言论与行为一切禁止,参与台独组织至少判十年,主张台湾独立也会被判七年, 而在当时邱万兴曾经和台独联盟主席张灿鍙合影,但是因为心中有恐惧,直到 2000 年政党轮替才敢秀出照片。

邱万兴也提到,早先在郑南榕发起新国家运动的时候,他被黄华骗去郑南榕办公室协助做布条,当时因为刑法一百条还没废除,新国家运动被贴上台独运动的标籤,郑南榕团队没有人敢做相关的美工,在郑南榕哀求下,邱万兴才硬着头皮帮忙做相关工作,邱万兴也笑着骂道,「干,当时如果被抓到,至少要关七年啊!」

忆起当年对台独运动的风声鹤唳,当时邱万兴去过日本,虽然邱万兴知道史明的事蹟,也觉得非常仰慕,但丝毫不敢踏进史明在池袋开设的麵馆,邱万兴说,「我无伫咧憨」,当时警总相关单位在台湾掌握了邱万兴很多的资讯,如果再去和台独人士接触的话,「人家在海外喊喊台独不会有事,我邱万兴回台湾就『代誌大条』!」

「馆长」与民主摄影师邱万兴对谈 回顾不能讲也不敢讲台独的年代

后来邱万兴和民进党人士一同访美,在地台美人再三邀约他加入台独联盟,邱万兴多次拒绝,最后拗不过,纸好答应,未来台独人士闯关回台时,会协助做宣传与文宣做免钱的 后来真的从头做到尾,每次有人闯关时,声援传单几乎都是邱万兴做的。

关于台独的禁忌,邱万兴也苦笑叹道,后来台独联盟返台办了盟员大会,自己受邀去拍照纪录,也有很多人一直邀他一起去签名 ,希望他表态自己是台独联盟成员,结果自己不敢签,而江盖世等人傻傻地签了,最后有签的人都被抓进台中监狱。

邱万兴说,解严之后 台湾还经过长达五年的冲撞,不时有人在街头遭受暴力甚至入狱,最后台湾才真正走向自由民主的道路上,今日台湾民主自由得来不易,大家要更懂得珍惜!

陈仪深则补充说,民进党转型变成中间路线的时间点是在 1991 年国大代表全面改选开始,因为当时 1991 年选举结果表现欠佳,得票仅 23%,因为席次未达 3/4,民进党只有闹场的功能,国民党坐拥 3/4 席次还是能够为所欲为。

对于当时的选举结果,陈仪深认为,这表示当时台湾社会仍是保守的,所以后来民进党也就转变多谈公共政策、避谈制宪与台独,而且当时社会氛围较能接受李登辉的修宪路线,民进党后来也算是放弃过去街头冲撞的路线,成为一个走选举路线的政党,之后的立委选举、县市首长选举才有更好的得票结果。

许多过去民主运动人士甚至台独运动者对民进党的路线多有批评,陈仪深说,不论你喜欢或不喜欢,用选举结果决定路线,固然有助于快速吸纳选票、在席次上有快速的成长,但是社会改革就会走上一个比较缓慢的道路。

现在民进党面对支持者的出走潮,过去本土派的支持者与政治要角纷纷出来组党,邱万兴则呼吁,现在台湾面临中国併吞的威胁,没有分裂的本钱,独派的路线原本相当多元,不管是认同已经独立,或是制宪正名,甚至是主张要公民自决,但是现在反併吞和反统一的力量就应该要团结,不要再内部相争,这个关键时刻需要大家一起团结抵抗併吞!

「馆长」与民主摄影师邱万兴对谈 回顾不能讲也不敢讲台独的年代台湾民主印象:邱万兴摄影集 1986-2016
    作者:邱万兴出版社:典藏文创出版日期:2019/05/01金石堂购书

     

上一篇: 下一篇: